• 音樂綜藝久無爆款 持續經歷“尷尬期”何去何從
    2022年04月19日 13:57 來源:華西都市報

      要翻唱還是原創?

      轉眼間,2022年已到了4月中旬,在第一季度沒有選秀,爆款難尋的境況下,不少平臺將目光聚集到4月,先后宣布了節目的嘉賓陣容。作為綜藝市場中“頭號”類型,音樂類節目向來都是各大衛視和視頻平臺搶占的高地。當下,無論是以最具中國特色的民歌為題材的競唱節目《春天花會開》,還是自稱“首檔全產業鏈音樂劇競演綜藝”的《愛樂之都》,以及主打“音樂合伙人”概念,采取兩兩組隊演唱的《天賜的聲音3》……可以說,第二季度才剛剛開始,音樂綜藝的隔空對拼,就已經能夠聞到濃濃的“火藥味”了。

      一直以來,音樂類綜藝都是深受觀眾喜愛的一大熱門類型,更可以說是國民認知度最高的綜藝類型之一。從早期捧紅無數“素人”歌手的《中國好聲音》,到“神仙打架”的《我是歌手》,以及后來讓無數“梅溪湖女孩”瘋狂的《聲入人心》。音綜這一門類中,不乏現象級的綜藝節目。但進入2022年,音綜也不得不直面長期無爆款、難創新、熱度減退、“綜N代”失靈的尷尬場面了。

      不知何時開始,音綜似乎進入了一個較長的“尷尬期”。雖然市面上的音樂綜藝此起彼伏,形式多樣,各大平臺也在積極布局音綜,但節目越來越少的話題度、日漸降低的收視率和加速流失的品牌冠名,都在不同程度印證著音綜的“黃金時代”已過。市場亟需一個“新爆款”,來為該領域注入新的活力。

      音綜的“尷尬”在何處?細看下來,似乎主要局限于兩個方面,一是要音樂作品到底“翻唱”還是“原創”?二是要堅守“綜N代”的固有“領土”還是開辟“新路徑”?在這兩大方向之下,各平臺和衛視選擇了不同的延伸角度開啟創作,但同時也面臨音樂市場中觀眾挑剔的耳朵和此起彼伏的質疑。

      要“翻唱”還是“原創”?長期以來,音綜市場上沒有放棄對于原創類音樂節目的嘗試。譬如近兩年播出的《這!就是原創》《明日創作計劃》等,就聚焦于本土音樂的原創領域?删筒コ銮闆r來看,“素人”唱作歌手難以為節目帶來天然的流量和話題度,好的音樂作品“出圈難”的困境無法解決,節目自然也無法突破固有圈層的傳播。

      所以,在近期上線的《天賜的聲音3》《為歌而贊2》,所選擇的仍是“翻唱”大熱音樂作品的形式。而于4月1日播出的節目中,歌曲《玫瑰少年》的翻唱就引發了網絡爭論,次日話題#如何評價gai改編的玫瑰少年#閱讀量已超過一億。這首來自于蔡依林原唱的歌曲,背后有著極為嚴肅的事件背景,可網友質疑節目中經過改編的歌曲《玫瑰少年》,已經沒有了原作的核心“靈魂”?梢,翻唱和改編知名歌曲同樣面臨著“風險”,稍不注意就會被原作粉絲吐槽。

      在當下音綜名單上,仍能看到《中國好聲音》《蒙面唱將》《天賜的聲音》等“綜N代”仍在堅守,可陳舊的模式下,觀眾的流失愈發嚴重。于是,不少創作者將目光投放到更為細分和小眾的音樂圈層,如《樂隊的夏天》帶領了樂隊音樂文化的興起;《說唱新世代》則將目光投向“Z世代”的說唱創作者。再到當下,音樂劇、民歌、國風、民謠……在更為垂直細化的題材下,音樂綜藝也在不斷探討新的“路徑”,尋找更加微小的切口。

      如今,久無爆款的音樂綜藝“尷尬期”還在繼續,也許只有等到下一個現象級節目的出現,才能終止目前的窘迫場面?赡鼙畛霈F之時,也能開創新的音樂風潮,引領下一波的音樂綜藝方向。

      封面新聞記者 李雨心

    編輯:陳少婷
    曰本女人性高朝床,白丝美女呻吟娇喘视频,yy111111111少妇光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