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噪聲神器”靠譜嗎?
    2022年03月02日 09:00 來源:海南日報

      ■ 韓慧

      近日,一段視頻引起關注。視頻中,一位來自廣西南寧的拍攝者說著“開始了哦”,然后拿出形似手電筒的遙控器,朝不遠處廣場上正在熱舞的阿姨們一按,音響瞬間啞了。據稱,形似手電筒的遙控器被稱為“反廣場舞神器”,本質是一個大功率遙控器,運行原理是通過散射或吸收紅外光、改變目標的紅外發射特性,擾亂廣場舞音響的使用效能。

      廣場舞遍布大江南北、街頭巷尾,時常被投訴噪音擾民。說起來,大家聚在一起跳個舞,鍛煉身體、寄托情感,只要不影響別人,無可厚非。如今,商家看到商機,制作了各種“反廣場舞神器”,反映了跳舞者和求清靜者之間的矛盾。既然廣場舞擾民難以制止,那花點錢對其反干擾求得清靜,對不文明行為按下“暫停鍵”,又有何不可?類似想法是將制止不文明行為等同于文明行為,無形中肯定了“反廣場舞神器”的合理性。

      不只是“反廣場舞神器”,還有“震樓神器”等,也被當成反擊噪音的利器。其實,“反廣場舞神器”有的涉嫌違規使用無線電信號,帶有法律風險;而“震樓神器”不光震別人,自己也得忍受震動的噪音,可謂“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各路反噪聲“神器”走紅背后,是不同群體對生活空間的無序爭奪,放任不管只會激化矛盾。試想,你噪音擾民,我“神器”反擊,誰又能保證不會再有“反神器的神器”呢?如此循環往復何時休?

      “反廣場舞神器”“震樓神器”等,反映出噪聲污染治理的尷尬處境。噪聲污染點多面廣,即時性強,處理后容易反彈,一直是城市治理的頑疾。加之觀念滯后、手段欠缺、違法成本較低等原因,難以做到標本兼治。

      當前,社會群體利益訴求日益多元,尋求各方利益最大公約數,實現各樂其樂,疏堵結合才是關鍵。相比于“神器”的反擊,一些地方的做法更具有借鑒意義。比如使用新型“定向聲技術”音響系統,能夠將聲音限制在一定范圍內;又如使用分貝檢測儀,對聲音進行實時監控,超過限值就會發出警示;還如推廣“無聲廣場舞”,讓阿姨們戴著耳機跳舞。

      不管采用何種辦法,讓噪聲污染治理長期見效,歸根到底要靠法治。今年6月5日即將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噪聲污染防治法》,對廣場舞等娛樂活動做出明確規制,增加對公共場所管理者的責任劃分。如有個人違反規定并拒不改正,最高處以千元罰款。這一規定將為防治廣場舞噪音提供強有力法律依據。

    編輯:李奧迪
    曰本女人性高朝床,白丝美女呻吟娇喘视频,yy111111111少妇光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