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網紅主播巨額補稅背后,釋放怎樣的監管信號
    2021年12月21日 14:58 來源:新京報

      13.41億,繼雪梨偷逃稅被罰一個月后,頭部主播薇婭也因偷逃稅被罰。

      12月20日,杭州稅務局發布消息,黃薇(薇婭)在2019年至2020年期間,通過隱匿個人收入、虛構業務轉換收入性質虛假申報等方式偷逃稅款6.43億元,其他少繳稅款0.6億元,總共罰款13.41億元。

      巨額的罰款掀開了主播高收入的面紗。主播“補稅潮”已經到來,對頭部主播的追繳釋放了哪些信號?不同的罰款倍額意味著什么?常見的主播偷逃稅方式有哪些?未來如何將直播帶貨納入稅務體系?

      帶著這些問題,新京報貝殼財經邀請中央財經大學教授、稅收籌劃與法律研究中心主任蔡昌,中國政法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財稅法律事務部主任王然進行了解讀。

      頭部懲罰釋放嚴查、公平稅負信號 主動補繳從輕處理

      1、繼雪梨之后再次針對頭部主播薇婭的偷逃稅處罰,針對帶貨主播的補稅潮釋放了怎樣的信號?

      施正文表示,不管薇婭還是雪梨都算比較大的頭部主播,接連爆出這樣的問題,說明整個直播行業存在較為嚴重的偷逃稅問題。這主要是因為直播行業這兩年迅猛發展,面對新業態的出現,無論是主播自身的納稅意識,還是稅務征管都存在一定的滯后性,各方面準備不足,因此出現了一些漏洞。

      而薇婭作為數一數二的主播被罰,彰顯了稅務機關嚴格執法,公平稅負的決心,“法律不會因為你是頭部,就享受特權。頭部的偷逃稅款對社會造成的負面影響,對分配公平的破壞和危害也更大,而對頭部的曝光,會起到更好的警示震懾作用!笔┱恼f。

      在蔡昌看來,稅務系統之所以有這次針對直播行業的查稅行動,主要是因為直播已經成為一種常態,不少主播在社會上形成了比較大的影響力,與此同時,這個領域的不誠信情況卻也日益嚴重,這就很容易在社會上產生不良導向!拔覀儑业亩愂展芾硪蔡幵谝粋數字化轉型和更替階段,如果不根據實際需要加強稅收監管,就會影響整個平臺經濟的規范健康發展,因此也需要抓典型,并曝光目前該行業存在的涉稅問題!

      王然稱,查稅是國家稅務工作的慣例,之前范冰冰被查后,緊接著是行業自查。每個新興行業發展初期肯定存在野蠻、無序的情況,與此同時稅務系統和法律一樣有滯后性,讓新興行業有寬松的發展空間,當行業發展到一定程度,需要相關部門規范發展。

      “直播帶貨行業現在發展到一定階段了,存在的問題突出了,需要國家相關部門進行整治規范。通常是樹立典型、對行業起到警示作用。目前,全國主播比較多,而國家資源有限,下一步需要行業自查自糾,補繳稅款!

      2、從罰款總額上看,薇婭總共被罰13.41億元,在個人偷逃稅罰款史上屬于什么水平?

      施正文表示,13億元補稅罰款已經是個人偷逃稅有史以來數額最高的一例。這表明少數高凈值人士偷逃稅款的數額可能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從7億元的逃稅數額反推,薇婭兩年的收入可能在20億-30億元之間。

      由此可見,隨著直播經濟體量的增大,如果監管不跟上,國家的稅收流失將會非常嚴重,同時還會給社會公平帶來非常大的傷害,也會對培育正確的社會價值觀產生不良影響,因此稅務部門應當根據經濟業態的變化,實時調整稅務監管的方向和重點。

      施正文認為,保證稅收分配公平,整頓市場秩序,營造一個法治化、市場化的營商環境,實行共同富裕,都需要加大對高收入階層的調節力度,這也是稅務機關要完成的使命。

      3、為何對薇婭的罰款會有0.6倍、1倍、4倍三種不同倍額?

      根據杭州稅務局的公開數據顯示,黃薇7.03億元偷逃稅款中,其中主動補繳的為5億、主動報告的0.31億,對此部分罰款0.6倍計3.19億元。而隱匿收入偷稅但未主動補繳的0.27億元,處4倍罰款計1.09億元;對虛構業務轉換收入性質偷稅少繳的1.16億元,處1倍罰款計1.16億元。

      對此,施正文解釋,按照法律規定,偷逃稅行為罰款倍數為0.5倍-5倍。對于主動補繳的,會從輕處理,比如對薇婭按接近處罰下限懲罰,也就是0.6倍。但如果隱匿收入且未主動補繳,欺騙性很強,屬于情形惡劣,就要從重處罰,所以給了4倍的處罰。而對虛構業務轉換收入性質逃稅,由于稅務機關容易找到線索開展稽查,給予相對較輕的1倍罰款。

      施正文表示,不同倍額的罰款表明稅務機關在執法過程中,既要嚴厲查處,又要依法查處,保護納稅人的權利。查處的目的不是為了制裁而制裁,目的是督促依法納稅,規范稅收秩序,也是給予對其他主播人的警示作用,督促整個直播行業主播自查自糾,主動補稅整改。

      直播帶貨偷漏稅花樣多 稅收大數據分析糾查偷漏稅

      1、在兩個主播罰款中均提到稅收大數據分析,這里的大數據具體指什么?

      王然解釋,現在稅務已經啟動金四系統,未來還會有金五、金六系統,這些系統功能比較強大。所謂“大數據”就是稅務和工商、銀行、證券、不動產等系統聯網。以海南為例,成立大數據局打通各個部門與系統。

      王然也指出,發現偷逃稅問題并不完全依靠大數據,大數據是基礎,但不是每一個數據都精準。金稅四期可以實現與各部委、人民銀行以及銀行等相關機構之間的信息共享和核查,可以很容易核查企業登記信息、企業納稅狀態等情況,再結合這些直播帶貨的網紅熱度排名及其他相關信息,就比較容易評估其納稅風險。比如薇婭等頭部主播帶貨量很大,稅務部門可以根據他們注冊的公司及個人納稅情況,評估其是否可能存在少繳稅情況。比如每年有100億元的帶貨流量,但納稅才50萬元,這就明顯不匹配,那就有可能被稅務機關列入潛在高風險納稅人名單。

      蔡昌稱,目前的糾查方式主要是通過大數據發現問題,通過各種線索發現涉稅問題,然后有針對性地處理。之前影視行業發現問題后,行業內自查補稅,這次直播帶貨行業可能也是稅收監管重點,也會仿效那次查補稅款。

      2、目前,帶貨主播通常的偷漏稅方式主要有哪些?

      施正文稱,目前帶貨主播的偷逃稅方式基本一樣。一種是隱匿個人收入,通過隱瞞個人實際收入或者少申報的方式少交稅款。還有一種常見的就是,通過設立工作室將勞務報酬轉化為經營所得,并且在一些稅收洼地享受地方財稅優惠政策,再通過核定征收的方式降低稅率。

      施正文介紹,如果按照勞務報酬稅率最高可達45%,但是轉化為經營所得最高稅率為35%。同時,企業經營所得可以采用核定征收的方式,核定征收就是按照規定的應稅所得率征收稅款,通?梢园褜嶋H稅負降低到10%以下。

      但施正文同時表示,核定征收應當是在沒有賬或者是在假賬的情況下才能適用,應當建賬而不建賬或者已經建賬而采用核定征收是不符合法律規定的。由于目前國家對核定征收還沒有統一標準,只是各地方出臺了相關征收辦法,且標準不統一,主播們正是利用了這個漏洞,所以對于稅收洼地和核定征收,也應當予以治理。

      在個人獨資企業的經營和勞動報酬區分方面,蔡昌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并不是說主播完全不能注冊個人獨資企業,而是說如果想要以這種模式運營,就需要前期做好所有基礎工作,包括內容規則、協議的簽訂以及整個的業務流程等,需要按照個人獨資企業的模式來運營。他推測稱,雪梨、薇婭的情況,極有可能是她們原先簽約的就是個人工資薪金和勞務報酬合同,后來又改成了個人獨資企業,按照經營所得納稅。

      “在法律執行過程中,它不是看怎么簽的協議,而是要看它業務的實質,以及法律是怎么規定的。本來是正常的工資薪金和勞務報酬,但是改成了個人獨資企業的經營所得,就是不合規的!辈滩嬖V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王然稱,個人工資薪金和勞務報酬也不一樣。勞務報酬是公司聘請個人單獨做一項工作,做完就可以離開,公司不需要為其交五險一金等;正式員工要簽勞務合同,需要交五險一金。勞務報酬需要直接交20%,個人工資薪金是所得稅遞增,最高可以達45%。直播行業繳稅要看主播收入獲得方式,以及與平臺之間的合同關系,如果與平臺簽協議成為員工,繳納個人所得稅,比如所得收入是分成形式,也按照個人收入交個人所得稅。如果合作或以名下公司名義對外簽訂業務,收入都屬公司,需要交企業所得稅。主播和公會(經紀公司)、平臺之間納稅也取決于合作模式。

      王然還指出,直播園區的勞務代打,不叫避稅,只能說最大減輕對主播的影響,這是從稅收法律風險減輕對主播負面影響角度來考慮問題的。目前,直播行業稅收難點在于取證困難,一位主播可能會在杭州、海南多地直播帶貨,流動性大,稅務監控難度大,所以誰管轄也有問題。

      在稅收洼地設立空殼公司將成未來重點監管方向

      1、此次對主播的追繳,會給行業帶來哪些影響?

      施正文認為,不會導致行業崩盤,“對于網紅主播來說,扣掉稅收之后還是有很多收入,主播行業監管部門在執法時會嚴格按照實際盈利去扣稅,刷單等情況會被扣除!

      相反,對主播行業的征稅有利于行業規范和長遠發展!皩Υ箢^部的追繳肯定比中小主播的影響大,我們敢于碰硬的目的就是促進全行業的整頓,而不是說查兩小蘿卜頭蜻蜓點水。頭部主播的查處會有很大的警示作用,未來這個行業會迎來一個補稅潮,其他人會自查自糾!

      蔡昌也表示,此次主播行業的偷漏稅處罰,無論頭部主播,還是中小主播性質都一樣,都需要規范。這次查稅主要是規范作用,還有震懾作用,也檢查出一些重要的涉稅問題。各行各業要依法經營,依法納稅。

      王然稱,直播帶貨具有頭部集聚效應,可能中小主播盈利能力有限,但交稅的本質就是因為有收入才有交稅,沒有收入就不交稅或交得少。主播交稅后仍然有利潤,只有健康發展了,才能享有可持續的利潤,這樣一來,行業不是被毀掉,而是會發展得更好。

      此次查稅對頭部主播警示效果比較明顯,對在杭州的主播沖擊力比較大,對其他省份的不知名的小主播,影響有限;但嚴查之下,各大平臺都會加強自身的管理。

      談及查稅后,主播與公會(經紀公司)、平臺的關系是否會受到影響,王然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行業查稅對產業鏈影響挺大,會引起行業產業鏈內部調整,規范行業發展。直播行業只要有市場,就會一如既往發展。查稅不會導致主播和公會、平臺之間的關系惡化,只不過由于外部稅收的壓力,大家之間的關系可能需要進行調整。

      2、面對直播帶貨等新興業態,未來監管層面應當如何跟上步伐?

      施正文從多個方面分析了未來直播帶貨新業態的稅收管理,他表示,“稅務機關未來應當把集中查處和基礎管理建設結合起來,既要依法加強稅務檢查,也要加強稅法宣傳教育和納稅輔導,為全行業主播納稅做好基礎性管理和服務工作,提高稅法遵從意識和能力!毙袠I方面,主播應增強納稅意識,不能再有僥幸心理,要主動學習稅法,增強納稅意識。隨著收入和知名度的增加,主播要承擔的社會義務也更大,更應該依法規范經營。同時,整個行業也應該開展自律管理,對偷逃稅的行為零容忍。

      除此之外,施正文還建議,應當加強對提供稅收籌劃咨詢服務的涉稅中介機構的管理,稅收籌劃行為應該在法律的范圍內,主要是利用合法的稅收優惠進行節稅。目前很多稅收籌劃已經超出了法律的紅線。比如對于絲毫沒有經濟實質,純粹是為了逃避稅,而到稅收洼地設立空殼公司等,實質上是偷逃稅行為,這將成為未來重點監管的方向。最后,經紀公司、網絡平臺、支付平臺等涉稅第三方也非常重要,這些第三方應當履行稅收協助義務,一方面,要及時向稅務機關提供主播的主體身份、經營活動、收入所得等涉稅信息,另一方面,也應當及時履行稅收代扣繳義務。

      蔡昌建議,主播找經紀公司時一定要找規范的大機構,小機構容易“跑路”,一定要依法納稅。產業鏈上如果有機構出現問題,也可能會影響公司的正常經營。另外,最好找第三方的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稅務師事務所等把脈,提供第三方專業咨詢意見。

      國家要凈化直播帶貨行業,到底如何對其科學征稅?蔡昌表示,國家也在不斷探索和調整稅收政策與征管模式。直播帶貨行業是新興行業,新生事物需要在規范中發展,發展中規范,發現問題要及時處理。國家還是鼓勵直播帶貨行業發展,同時還要加強稅收治理、加強全方位監管。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宋美璐 陳維城 孫文軒

    編輯:葉霖嘉
    曰本女人性高朝床,白丝美女呻吟娇喘视频,yy111111111少妇光屁股